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主场 >

主角安冉冉瑾辰小说作者是小黑库克精彩抢先看

归档日期:07-03       文本归类:主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白志平嘴角扬起,眼里闪着一丝寒光,看着瑾辰,猛吸口气,像是很惧怕他似的,却又要控制住发抖的身体。

  我听白志平这么说,突然激动的站起身,大叫:“瑾辰,是真的吗?你为什么要骗我?”

  瑾辰彻底暴怒了,他冷冷的问道:“你相信他说的,却不信我?”瑾辰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

  我眼泪一片血红色,只听白志平极近癫狂地狂笑:“安冉冉,这么好的力量,在你体内,真是可惜了,鬼投胎,中元节,黄泉路!哈哈哈……”

  白志平嘴里念着什么,我听不清也听不懂,瑾辰皱着眉看着我,一脸的心疼,他说:“冉冉,快控制住,不要让它出来!”

  瑾辰跃身冰冷的手指杵了我的额头一下,我感觉到一股暖流像是打通我的经脉一样,上下乱穿。

  那首哭丧歌浮现在我脑海里,我张开嘴就唱了起来,一边唱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白志平喊了句:“出来!”唰唰,这时候从里屋又出来四个人,其中两位,是我今天看见的袁家人。

  那个会看事的袁家女人,看了我一眼说:“命,你求不了,借的命迟早要还回去。”

  只听,瑾辰声音里夹杂着怒气,“有我在,你们休想动她!”说着他身体上浮出一片幽蓝的光。

  我头疼的跪倒在地,艰难地说:“瑾辰,你先走,不用管我!”那两个人我不认识,看着应该是会点真功夫。

  我怕瑾辰的魂魄被灭或者被抓,担心的对着他说:“你快走!”可瑾辰哪里肯听我的。

  跟他们对打起来,我看瑾辰渐渐受伤,成了虚幻的影子,我怕他就此消散,于是艰难地问道:“你们要什么?我给!”

  “伤心庙里取宝箱,二老曾把宽心放。传宗接代有指望,养儿无非把老防。十月怀胎想一想,看你悲伤不悲伤……”

  白志平他们看见瑾辰消失,直接把我抓了去,我此时迷迷糊糊的,却已经知道,当我进了屋,就被白志平给蛊惑住,心里一阵懊恼!

  白志平说:“她身体里的小鬼,怎么取出来?”那个姓袁的女人,瞪了他一眼,说:“我跟他们安家,从未有过来往,要不是我欠你个人情,我今日不会来,我妹妹一家已经被你害死,小心惹火烧身!”

  白志平推了下眼镜,走到我身边,“你爸可真够蠢的,我让他把你交给我,他却不肯,竟选择了死!”

  “安冉冉,你那阴情未了的老公,等了你一百年,才等到你的轮回,而你却忘了你们的渊源!”

  “冉冉!快逃……”话落,一阵强风就袭击在了白志平的身上,我只看见白志平的身体抖了抖,跟空气厮打了起来。

  猛地那个邋遢的男人松开我,趁着这个空隙,他贴着我的耳旁,急促道:“先走!”

  我喘着粗气,向着门口跑去,那个袁家的女人也没有阻止我,就这么看着我从门跑了出去。

  跑到马路时,猛地撞进一个温热的怀抱里,我抬头看了一眼,虚弱地唤了句:“刘……刘熙。”

  等我在睁开眼时,我是在医院了,只不过我感觉我的床上,被好多人给压过似的,让我喘不过气。

  等我把眼睛瞪大时,却发现,床前一群穿着病服的人,围着我的床,说:“这是我的!我的!”

  我看着他们都是那个东西,却又不敢尖叫,只能装死似的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

  他才迷糊的睁开眼,他一边关心我,一边说:“冉冉,你好点了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看着眼前清净了,才松了一口气,说:“我父母都死了,我回来找白志平,是想拿回日记本,可刚到他们家,不知怎么的,他说的话我都信,被蛊惑住的我,认为瑾辰在骗我,他姓乔!”

  我把发生的事情给刘熙讲了一边,他说:“你为啥不给我电话,让我陪你去,有我罩着,他还真能犯法?”

  我看了看他,一脸难过,情绪失落道:“我差点就死了,他说要取出我身体里的小鬼,我都不知道小鬼是什么!”

  刘熙忽然愣住,半天没说话,最后皱眉指着我:“中元节出生的女人,注定没好命!”

  刘熙一脸难过,“有个男人的身形,看着特别像我爸,我一路跟过来的。等了半天,这人都没下来,我就打算进去找找,瞧瞧!”

  刘熙看着我一脸的复杂道:“伤筋动骨100天,你虽然没伤到要害,但是也要在住两天院才能回去!”

  我猛地坐在地上,呢喃道:“棺材呢?棺材呢?”刘熙跟着我进了卧室,看我失魂落魄,忙问:“什么棺材?”

  “瑾辰住的棺材,那个棺材一直在我床底下,不是特别熟悉的人,不可能碰别人的东西。”

  刘熙说:“没就没吧,你还指望跟鬼生活一辈子,你都被榨干了,还在想着他。”

  瑾辰说过,那个棺材在这间房子里,是抬不走,除非破阵,谁懂这里的风水,把布局给破了?

  我站起身去找到维修公司的名片,打电话询问了一圈,才有人说:“会来我家看看!”

  门口站着的竟真的是那个发现我屋里大秘密的人,吓的落荒而逃,消失不见的小哥!

  我给他看了门,让他进来,他皱着说:“你命真大,竟然还能活着,我就是好奇所以才会来看看。”

  “我卧室里的那口大红棺材,不见了!”他一脸恐慌地大喊:“不可能,怎么会?”

  嘭地一声,他话还没说完,大门像是被人猛踹了一脚,我们几个闭住呼吸,听着外面的动静。

本文链接:http://lgresource.com/zhuchang/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