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朱安迪克逊 >

有迈迈克尔杰克逊被那些美国臭警察侮辱殴打的视频或照片?

归档日期:10-19       文本归类:朱安迪克逊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03年杰克逊案件后首次访谈节选Michael Jackson在“猥亵儿童案”(于2003年12月20日正式指控)后首次接受的电视采访在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CBS)著名记者Ed Bradley的“60分钟”节目中亮相。

  EB:他们逮捕你时有什么事发生吗?他们对你干了什么?MJ:他们本该进来后,就验了下我的指纹,然后在整个过程中就像他们对待别的犯人一样对待我。但他们对我非常粗暴,我的肩膀脱臼了,可以说,我伤的很重。我一直都感到很痛,看这只手臂?我只能伸到这么高,这边也一样。EB:这都是由于在警察局受的伤?MJ:是的,是的,在警察局,他们对我干的一切——如果——如果你看到他们对我的手臂干的一切——他们所做的一切太过分了,现在还肿的很厉害。我不想说了,你会明白的,你会明白的。EB:他们是怎么对你的?我是说,身体上,他们都干了点什么?MJ:用手铐,他们把我的手紧紧得铐在背后。EB:你的背后。

  MJ:是的,他们还特意铐在了一个我背后的特殊位置上,他们知道那个位置会伤得到我,伤得到我的背。现在我动不了。我——我——我痛得晚上都难以入睡。我晚上睡不着。

  MJ:我的房间全毁了。80个警察去过那个房间,80个警察去过那个卧室!这真的太过火了。他们还用刀把我的床垫给撕得粉碎。把所有的东西都撕得粉碎。

  我回去过。但没有去我的卧室。我不会再在那里生活了。我只会走访Neverland。它现在只是一所房子,不再是一个家了。我只会偶尔去走访走访……

  EB:那么这件事对你的事业有什么影响? 是如何影响你的事业的……你知道…… 巡演,唱片销售……

  MJ:……唱片在世界各地都是第一名,世界各地,美国是个例外,因为我,我不想说那么多的理由。

  杰克逊父母接受CBS“48小时”国际著名记者Daphne Barak专访谈迈克尔节选

  Jackson夫妇不愿详谈那些攻击他儿子的人的动机。他们说钱肯定是一个方面,但并不是唯一的。

  “是种族主义。就是它,Katherine不愿说出是它,但是我要说,就是种族主义!”Joe Jackson说。

  Katherine Jackson补充道,“因为我们来自印第安那的加里市。那个城市是全世界的杀人犯之都。”

  事实上,Joe Jackson说他并不准备改变些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做错。我们什么都没做错。”Joe Jackson说。

  “Joe,别这样说了。” Katherine Jackson补充说:“他们是不会了解的。”

  所有关于他容貌和他那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的报导让Michael Jackson得到了一个所有人都不愿得到、所有父母都不愿看到的别称。小报、头条上的“Wacko Jacko”(怪人杰克)已成为了人们认识Michael的方式。“他们怎么能这样叫他?”Joe Jackson反问说:“他卖出的唱片比历史上任何人都多。”

  “他们觉得他是个怪人,而人们就这样看他。”Katherine Jackson说:“但他不是他们眼中的那个‘Wacko Jacko’,他是全世界最棒的人!”

  2002年,迈克尔在德国酒店的“悬荡婴儿”事件被媒体说成“引起大众愤怒”。当时有人故意把迈克尔抱宝宝到阳台外与歌迷打招呼的两秒间的镜头拖慢了。

  然而你从媒体上无法得知的是,在迈克尔反击片里,你可以看到酒店下的歌迷看到迈克尔的宝宝后兴奋极了,更有趣的是,当时,不论男的女的,都在齐声叫:“Sony Sucks!Sony Sucks!Sony Sucks(垃圾索尼)!”

  事实上,迈克尔不止一次抱宝宝到阳台外与歌迷打招呼了,只是,在德国那次,我们可以从后来迈克尔母亲的采访知道——当时美国儿童机构的人跟踪监视迈克尔。

  2002年Jackson在酒店把小儿子抱越阳台后,加州的官员们开始疑问他是不是只是他们眼中的那个“Wacko Jacko”那么简单。就在几个月前,儿童福利机构就为调查他孩子们的生活情况而对他的牧场进行了一次突击检查。Katherine Jackson,孩子们的祖母,说那时她也在场,“我去看Michael,不知道原来那些儿童机构的人在那儿。当被告知他们在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意外。我猜Michael和所有那屋子里的人都想不到会这样。” Katherine Jackson说。

  那些官员最后同意让孩子们留在父亲的身边,但Katherine Jackson到现在还在为此感到生气。“那是多么可怕。”

  “我一直这样对他说,‘Michael,坚强些,你会成功度过这一切的。’”

  “每一天都那么难熬。一直坐在那里听些你自己明知道是不实的谎言。有的时候我都得拉住她(Jackson的母亲Katharine)免得她听到一些谎言便会站起来对那些人大喊大叫。”

  他说Michael Jackson本来很想出庭作证,但是介于律师们的建议最终还是没有出庭。

  “Michael很想站在证人席上说出真相,”他父亲说,“他说,‘我能应付,因为我什么都没做,他们都在编造谎言陷害我。’他想为自己辩解。”

  “我一向都希望身边的工作人员对我都是忠诚的,”他说,“那就是Michael的问题。”

  “我指的是那些‘幕后操控者’,那些参与本案的人。他们为他工作就应该对他忠诚,打理好他的一切,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他认为罪魁祸首是Martin Bashir,因为后者制作的记录片《Michael Jackson大追踪》引起了公众对该明星与男孩之间友谊的误解。

  “要不是Martin Bashir做了那个记录片,我们今天可能就不会在这儿了,”他说。

  “Michael一直都不愿意接受采访。谁料他那次接受Bashir采访之后就马上有了麻烦。Bashir知道这些是不公平的,他也知道自己做过些什么。”

  “我知道Bashir的用意。他不过是想得到金钱。他要的就是金钱,为了钱他们也不管伤了谁。”

  “我知道发生的一切,清楚事情不是所说的那样。我一直都跟他在一起,他是我的儿子。他从小受的教育不会允许他那样做。这一切太不公平了。”

  “但那也是他的担心之处,因为可能会有人有不良企图,那都是为了钱。他们会精密策划好陷阱。他知道孩子的心灵是纯洁的。他们不知道这些肮脏的交易,那都是成年人的把戏。”

  以前,Michael Jackson口中的父亲是个冷酷无情,逼着他和兄弟们不停连唱歌跳舞。但是Joe Jackson说这次审判让他们父子俩的关系更亲近了。

  Jermaine接受BET采访节选。(Jermaine举起首页写着“无罪”字样的报纸)。

  Jermanine:(仍然举着报纸)我要把它高高举起。就像我拯救了某样我已经拥有了的东西。这是个历史性的时刻。这是一个黑人的历史性时刻。

  Jermaine:他受到了伤害,很多人在毒害他和诽谤他。但更多的是,他正在痊愈。他是个坚强的人……非常非常坚强的人。我仍然很难想像他是怎样走过这一切的,真的。那时他还穿了防弹背心。

  BET:噢,Jermaine,我并不知道。那时他穿了防弹背心?即使他正面对着审讯,人们仍然要恐吓着要杀害他?

  Jermaine:我会告诉你的,我们在Michael第一次被带上手铐时就走在了一起。因为Michael带上了手铐就是我们带上了手铐,是所有涉及到我们的黑人带上了手铐。但我们是怎样走到一起的呢,因为你打扰着他,你也是在打扰着我们。这关乎着我们的种族和在我们的努力奋斗。你没有那么做的话,我们也不会哪有做。我们只是想表现出我们的支持。

  Jermaine:我们知道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知道谁在操控着这一切。

  Jermaine:我不想提到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自己知道是谁,他们也明白我们知道那是谁。有人会有所行动的。

  Jermaine:我会这样说,当这……当Michael在索尼发行了一张CD,这些指控便发生了。Michael拥有的音乐版权的商业价值是难以置信的。非常高的价值。

  Jermaine:就是有关Beatles的音乐版权。关于金钱。Michael的错过不是在猥亵了儿童。Michael的错过是在拥有了Beatles的音乐版权。他努力工作,他成功了,他拥有了,这就是发生了的事情。

  JACKSON: 我抱着他哭了,他也拥抱了我,我对他说,他们终于看清事实了。Michael的命运掌握在12个陌生人手中,我真不知道他们当时想些什么。

  COSBY: 看着12个陌生人的表情但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你作何感想?

  JACKSON: 是啊。他们大多数人看起来都很严肃,有的看起来还有点冷酷。不过我知道他们都在作笔记而且觉得他们能做出公平裁决。

  COSBY: 这个案子的陪审团里没有黑人陪审员。因此很多人,也包括您,都表示担心这可能让Michael得不到真正的公平裁决。那最终裁决让你对美国司法体系有了更多了解吗?这有没有改变你的看法?

  JACKSON: 有,这确实改变了我对这12位陪审员的看法,因为他们公正地对此案做出了裁决。但至于美国司法体系,我保留个人意见。

  COSBY: 作为母亲,要你每天在法庭上听任那些人说Michael Jackson猥亵了他们,那肯定十分痛苦吧?

  JACKSON: 我真答不上这个问题,因为那确实太痛苦了。坐在那里听那些人编造故事诋毁我儿子,我心里异常愤怒。我知道他们都在说谎。

  COSBY: 你听到那些话很难受吧?我是说,那个当年13岁的原告。不管控诉真实与否,它都显得很丑陋。让一位母亲亲自听到这些指控,一定很难受。

  JACKSON: 的确如此,的确如此。我坐在那里看着他,心里非常难受。但我又能说什么呢?他可是上过表演课程的。所以……

  COSBY: 坐在法庭里时你有何感受?因为他们提到了色情杂志和酒类。这让你看到了你从来没见到过的自己儿子的另一面吗?

  JACKSON:说到这里,那些有很多都是别人给他的。他肯定也看过。但说他给孩子喝酒和他同他们一起看,这些都是他们捏造的。

  记者:没见到Michael Jackson。看看计时钟,如果他在一分钟内还不能赶到法庭的话,没收保释金的声明就会生效。你可以看到他的辩护律师Tom Mesereau正走出法庭,还在打电话。他整个早上都在不停打电话。

  COSBY: 有谁会忘记那次Michael Jackson因为迟到差点被捕时法庭外的混乱情景?当他最终出现时,他还穿着睡裤,整个人看起来虚弱而凌乱。那天早上他由于背部伤痛背紧急送往医院。

  这次审判明显使Jackson的健康状况更加糟糕,身体上和精神上都是如此。审讯期间他就数次入院。二月中旬时就曾因为他患流感入院而不得不推迟陪审团选举。我就Michael日益崩溃的的健康状况询问了Katherine。

  COSBY: 你也提过他有多虚弱。我们都亲眼看到了,我是说,我们眼睁睁看着他一天比一天虚弱。

  JACKSON:其中一个对他造成巨大打击的原因就是,出庭作证的那些人很多都是他曾经帮助过的。他对我说过,妈妈,当法庭上的人传下一位证人时,我转过头去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那些都是我以前帮助过的人,而现在他们却为了钱站到这里来编造谎言诋毁我。我真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这样做。

  JACKSON:媒体就是这样对他的。他们企图扭曲他的个性,但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他。一旦他们真正了解他,他们会即刻发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他们对他的报道都是错误、不真的。

  Michael 为人善良、慷慨、乐善好施而且爱护周围的所有人。他不会像媒体对待他那样对待他们,因为他比他们善良。正是因为他们,有关媒体人士,世人才对我们一家有所误解。他们老是报道说我们一家不合要不就说我们做这做那。为了迎合大众口味,他们就爱报道些不真实的故事。

  COSBY: “今日美国”进行了一次调查,近48%的调查对象表示不同意裁决。您对此感到意外吗?

  JACKSON:不。我了解美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也清楚那些人是怎样想的。

  COSBY: 只要34%的人赞同这一裁决。 很多人对这一数据感到惊讶。您对此感到惊讶吗?

  JACKSON: 这个绝大部分原因得归咎于媒体。如果他们在法庭里从头到尾听取了相关证供,他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媒体能左右公众看法,有两个可恶的女人就正在干这档子事,她们自己很清楚我说的是谁。

  COSBY: 有的陪审员说他们相信您儿子以前可能猥亵过小孩但并没有猥亵本案原告,因为他们不相信原告家人所说的话。

  JACKSON:我知道有个陪审员是这样看的,据说是一号陪审员。但我不能改变他的思维方式,他有权相信那些他愿意相信的事情。

  COSBY: Gloria Allred律师…指出――这是她在裁决达成之后说的――您儿子根本算不上是个合格的父亲,她认为应该将他的孩子们从他身边领走。对此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JACKSON:我儿子是你能想象的最好的父亲。她曾经让儿童福利机构来调查我儿子。但有关机构并没有发现孩子们和他的抚养方式有任何问题。他们跟正常孩子一样,还相当聪明,没有什么问题。没有任何原因要把孩子们从他身边领走。

  MESEREAU:他非常非常善良、很敏感、直觉很强,他还很慷慨,跟他聊天很轻松,他对自己毫无掩饰、十分坦诚。跟他相处真的很快乐。

  COSBY:Neverland被搜索过,所有控罪也都发生在那里。有人说Michael Jackson应该把农场卖掉,因为那里给了他太多痛苦回忆。您怎么看呢?

  Katherine Jackson:我不这样认为。他以前为这片农场付出了不少心血,那是个美丽的地方。

  JACKSON:当然了,Tom Sneddon就是其中一个。他们当然希望Michael卖掉农场。这是个自由的国家,总有人会这样。

  COSBY:那你认为他有必要为了还债卖出名下的Beatles歌曲版权吗?

  COSBY:很多人说卖出这些歌曲版权的话,他就可以轻松偿还所有债务。为什么不卖呢?

  他买下了这些曲目版权并为之付出心血,他们却想把他逼到一个不得不卖出这些版权的境地?

  不。他正大光明地买下这些曲目版权。谁说他不能拥有它们?谁为这事(Michael Jackson是否应该拥有Beatles歌曲版权)进行调查?这些人到底有什么问题?这些都是他买下的,这就是买卖。

  JACKSON:如果过不去的话,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他就不可能还生存在世界上了。

  JACKSON:你知道吗?他们说――10年前他们就开始说Michael Jackson快破产了。所以,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JACKSON:在此期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歌迷――他们有的来自印度,有的来自日本,还有的来自德国和法国,还有从其他国家来的,他们高举旗帜和支持标语。我想对他们说,谢谢你们的爱和支持。

  Dick Gregory(DG): Michael Jackson作了一些所有人认为黑色人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当初花4800万买下了今天值15亿的Beatles版权,当时的交易中还包括了Little Richard的版权,为表示尊敬Michael把这部分还给了。Michael还有Elvis Presley的版权。一个黑人拥有音乐史上两个最重要人物的版权!但凡事有两面,Michae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早先, Michael需要钱制作新专辑,他找到索尼,他们借钱给他,但同时要求Michael以抵押方式贷款,Michael就将他的一部分版权作为抵押品,当然不是所有的版权,但是如果他不能及时还贷,这部分版权也足以令他失去对唱片公司的控制权。

  DG:然后每当他有新专辑发行,不好的事情就会发生。我目睹了一切,也知道政府的将做出的反映。确实有人要计划制造事端谋杀Michael Jackson,或者使他看起来像自杀。

  这是一个要毁掉Michael Jackson的阴谋,他们想让Michael因为还不了钱而丢掉唱片公司,他们能利用谁就利用谁,只要可以毁了Michael。我完全不是从个人情感角度看这件事的。

  DG: 他没有童年经历这算怪吗?Robert Blake带枪赴宴,把枪丢在凳子底下。他声称回去捡枪再去找他老婆的时候,发现老婆已经死了,没人觉得这事怪。

  他是无罪的,孩子似的人。耶稣就是个孩子似的人。 作为孩子,他不了解过于仁慈反而会将自己陷入困境。

  Michael投案是想为县里节省开支,他可是租了喷气机去的,那要花多少钱的!他为县里的调查节省了开支,为什么还铐他。

  Michael是投案的还要交三百万保释金,这种情况类似案件中从未发生。当你要求这么多的保释金,人们就有理由认为你检举人有证据将其定罪。

  但如果事情发生在二月,怎么拖了这么久他们才搜查Neverland?为什么他们要趁Michael不在的时候突袭?联邦调查局F--BI有什么理由加入搜查?据我所知,F-B--I针对的是触犯联邦法律的犯罪。

  媒体上却无人问问FBI到底在充当什么角色。阴--谋的漩涡里,如果不是身在其中,是无法了解里面的黑暗和复杂的。

  迈克尔·杰克逊在2005年3月27日接受黑人民权领袖杰西·杰克逊的采访:

  “我通过从过去其他人的故事里汲取力量来穿越磨难。曼德拉的故事给了我很多力量,他经历了很多。而PBS电视台上也播出过杰克·约翰逊的故事,名字叫做《不可饶恕的黑暗》。这是关于这个人从1910年以来的故事。他是个世界拳击冠军,但却生活在一个并不接受他的地位和生活方式的社会中,于是他们陷害他,甚至改变法律来监禁他。他们把他关进了牢房。还有拳王阿里的故事。欧文斯的故事。还有你所经历的一切,杰西。所有这些我回溯历史所读到的故事,都给了我力量。我是一个刚赶上七十年代民权运动尾巴的孩子,你明白吗?”……

  “在我拥有的索尼歌曲版权目录里,有披头士的歌曲,有Sly and the Family Stone的歌曲,我拥有很多人的歌曲,我还拥有猫王——很多猫王的歌。这是一个巨大的歌曲目录,非常珍贵,值很多钱。为了它,就在现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背后都在进行着一场大斗争。我现在不能说,我不能评论,但有很多阴谋。我只想这样说,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很多阴谋正在进行。”……

  杰西·杰克逊:那么这个阴谋,是跟名气有联系,还是与审判或歌曲版权目录?你认为源头是什么?

  “我被法官的禁声令限制着,这很严重。我不想说错话。这是个非常微妙的领域。我们现在的情况非常微妙。”……

  “我只想说:地球上每个角落、每个国籍、每个种族、每种语言的歌迷们,我从心底里爱着你们。感谢你们在这段磨难之中给予我的爱和支持和理解。我感谢你们的祈祷和善意。请耐心地与我站在一起,信任我,因为我是完全完全清白的。请要知道,在我们现在谈话的时候,很多阴谋正在进行之中。”

  索尼音乐公司(美国/日本)与迈克尔·杰克逊于1995年合并组成的索尼/ATV音乐出版公司,双方各自拥有一半的所有权,所得利润也五五分成。除了披头四的歌曲版权外,其它歌曲版权目录也是价值连城,并在前些年收购了世界上最大的乡村音乐库后,已经成为了价值达40-50亿美元的超级金库,让业界内所有的人都对其垂涎三尺。索尼音乐公司和杰克逊的合并合同到今年11月左右就要到期,双方要么决定继续合作(现在看来不太可能),要么各自拿走自己的一半,分道扬镳。

  因此,现在我作出的最合逻辑的推断就是,如果背后真有商业阴谋的话,那么这些无数针对迈克尔·杰克逊的官司,包括当前的娈童案,都是设计出来为了拖垮迈克尔·杰克逊的资金帝国的。

  (注:这是中国歌迷俱乐部主席KEEN在05年2月的猜测,后来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娈童案就是索尼策划的)

  在审判期间,杰克逊无法开演唱会,无法出国开展新计划,做成新生意,无法去颁奖典礼上进行表演,无从制作和推出新唱片,而精选辑又只能滑铁卢,……这一切的算计,都可以让杰克逊的资金和收入来源处处受限。是的,迈克尔·杰克逊依然身价十亿以上,除了拥有索尼/ATV(如果业界估价的40-50亿美元准确的话,那么杰克逊仅靠拥有索尼/ATV就身家20-25亿)外,他还在赌场、酒店、公司有很多投资,他还拥有所有自己的歌曲版权(价值两亿),以及他的乌有乡大牧场,等等。但遗憾的是,这些都是固定资产,而且他从美洲银行借贷2.7亿美元后,这些资产处于抵押状态。杰克逊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流动资金,而层出不穷的案件,尤其是现在的娈童案,则在大肆耗费他的流动资金(乌有乡庄园维护费、律师费、雇员工资、以及其他事务的花费),使得资金流转很成问题。

  娈童案的目的就是为了设计出来吸干杰克逊的流动资金。所以,法官和检察官明知道他们检举的案子摇摇欲坠,但却不惜引入新证据,扩大案件审理,使尽一切办法在法庭上尽可能长时间地把杰克逊困住拖住,直至杰克逊流动资金耗尽为止。那时,杰克逊就将被迫卖出他手上的固定资产——包括最珍贵的索尼/ATV的另一半所有权,而阴谋的策划者的目的也就此达到。迈克尔·杰克逊是否真的有罪已经不再重要。

  前段时日,一直致力于报道名人案件的站自称从非常机密的内线那里得到了消息称,迈克尔·杰克逊坚决不会出售他的索尼/ATV音乐版权和他自己的MIJAC音乐版权。同时公布了有一伙人在策划阴谋试图把他拥有的音乐版权夺走。嫌疑人是:阿尔·马尼克(律师,据说的迈阿密黑道人物)、汤米·摩托拉(前索尼总裁)、约翰·布兰卡(杰克逊长年律师)、查尔斯·科普曼(音乐大亨,杰克逊顾问)、布雷特·拉特纳(《尖锋时刻》导演)、霍华德·考夫曼(经纪公司老板)、特鲁迪·格林(经纪人)。

  布雷特·拉特纳(《尖锋时刻》导演)、霍华德·考夫曼(经纪公司老板)和特鲁迪·格林(经纪人)是否有所参与这起可能的惊天大阴谋,尚且无从知晓。但前四个人却的确有明显的动作。

  查尔斯·科普曼在80年代就曾参与过竞标购买披头四歌曲版权的行动,但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输给了迈克尔·杰克逊和当时杰克逊最信任的律师约翰·布兰卡。讽刺的是,20年后,这三人又再度聚首,为的还是披头四歌曲版权。

  不久前,查尔斯·科普曼、约翰·布兰卡、阿尔·马尼克、美洲银行的简·海勒,以及投资商代表戈德曼·萨奇向杰克逊提出了一纸合约,要杰克逊卖出大部分他拥有的50%的索尼/ATV音乐版权。作为回报,杰克逊可以立刻清除他欠美洲银行的2.7亿美元的贷款债务,以及所有他用乌有乡庄园和自己的MIJAC音乐版权作抵押的债务,还能另外收入1000万美元的现金;同时他能拥有在索尼/ATV公司25%的股份,另外还能保证获得700-800万美元的年收益。

  上周五,在娈童案的审判上,杰克逊的前律师大卫·勒葛兰出庭作证。杰克逊的辩护律师托马斯·梅瑟若对他进行了仔细询问,尤其针对了索尼/ATV的幕后斗争和调查行动。

  汤米·摩托拉、约翰·布兰卡和索尼的其他人等在想办法夺走杰克逊先生的音乐版权,

  布兰卡先生和索尼在国外建立了一个转钱帐户,这样他们就可以算计掉迈克尔·杰克逊

  展开全部去迈克尔杰克逊贴吧发一个标题和问题一样的帖子,许多迈迷就会给你答案

本文链接:http://lgresource.com/zhuandikexun/903.html